日博 > 新闻中心 >

收藏这25张图搞懂工程建设项目全套流程!

作者:日博; 来源:日博官网; 更新时间:2019-09-01 点击:

  在距福城桃源小区二期工程约50米的司马路,58岁的建筑老板周万明被杀害。事发地属于新开发区域,平时过往的行人、车辆不多。

  11月19日,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刑侦大队民警陈明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当天上午,周万明的女婿李某走出工地,看见岳父的车子停在路旁,而车门没关。他走到车前,发现周万明一动不动地倒在车内,“流了很多血”。

  据陈明介绍,周万明头部受伤。“用器械打伤的,”陈明说,“具体的鉴定还没出来,我们只能称‘器械’。”点这免费下载施工技术资料

  周万明的老家在安仁牌楼乡彭源村。澎湃新闻记者在村里看到,2015年建成的彭源公堂(祠堂)里,贴着红色的“功德榜”,上面显示,周万明捐款334880元。在许多村民眼里,“有钱人”周万明为人很好,热心公益事业。

  “他以前吃了不少苦。”村民曹兰香介绍,周万明7岁时父亲去世,他长大成人后,接替继父到郴州一家建材厂上班。企业改制后,周万明办过陶瓷厂,十年前开始承包建筑工程。

  2016年,周万明承包了郴州福城桃源小区的一些工程。该项目开发商、郴州市桃源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李菲(化名)记得,周万明有次来找公司领导,穿一双沾着泥巴的雨鞋,戴一个草帽,衣袖摞起,皮肤晒得很黑。

  “我看他不像老板,还以为是工地上做事的人。”在李菲印象中,周万明“很有实力”,但为人低调。

  据彭源村村民介绍,周万明的儿子有先天性残疾,生活无法自理;女儿前些年出嫁,亲家也是建筑商。

  案发后警方迅速展开调查,曾承包周万明部分工程项目的包工头颜昌勇被锁定为嫌疑对象。办案民警陈明分析,颜昌勇是在郴州作案后逃离现场,驾车回到安仁后自杀。

  据陈明介绍,案发当天,一名姓黄的男子与颜昌勇一起到工地寻找周万明,该男子当晚在郴州火车站被抓,警方现以涉嫌故意伤害致死予以刑拘。目前此案仍在调查之中。

  颜昌勇的姐夫李五生说,涉案的黄姓男子外号“三毛”,是曾在颜昌勇手下做事的木工。

  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是以圣人之治,空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nb

  还有一个经典的问题: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比如音乐会上,乐手们人手一本乐谱,但每个人的乐谱都是不一样的,只有自己乐器的分谱,换句话说,他们只要记住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只有指挥才有一份总谱,整个乐曲大到结构和声、小到每一个细节的强弱音色,全部牢牢地印在他的脑子里。

  一个部门或公司的者同样如此,每一个人各司其职,只对自己的绩效负责,唯有者对整体负责。

  首先,这是不可能办到的。每一种乐器都有出场的前后顺序,乐谱上可不会告诉你,几分几秒轮到你干活了。

  这时,乐手有两个办法,比如一个大号手想知道什么时候吹第一个音符,就要听弦乐组的信号。而这种配合,想要做到时间、音色和强弱的精准,又要靠排练时指挥的控制力。

  不过,音乐除了准确,主要靠临场微妙的变化,想要达到指挥想要的效果,大号手就要用第二个办法:差不多的时候,眼角余光注视指挥,一看见指挥给的手势信号,再猛吸一口气,干活。

  指挥的这个手势可不好给,因为要考虑到每一种乐器的准备时间,和乐手此时的情绪,比如大号手需要相当饱满的呼吸,才能让他吸上一口大气,发出第一个坚决的音符。

  乐手与指挥之间的配合,非常短暂,所以我们才会有“乐手从来不看指挥”的错觉。

  和指挥还有一个共同点——要借助他人来实现自己目标,就算再不满意,也不能越俎代庖。

  一个交响乐团有几十上百人,差不多一个中型公司的规模,除第一小手提琴手勉强算是个中层干部之外,其他人的地位都差不多,算是经典的“扁平化”。

  指挥“”乐团,首先靠的是对作品的理解。统一认识很重要——就算是最为人熟知的莫扎特贝多芬,也是人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但在这里,只有指挥的理解是唯一的权威。

  据说指挥家伯恩斯坦对于演奏技术的了解并不是一流的,但他对音乐有独到的理解,所以纽约爱乐乐团的顶级演奏家还是对他言听计从,努力去实现这位大指挥家“再创作”的经典。

  诠释作品,并帮助乐手们提升对音乐理解层次,还能提高乐团的整体水平——这是指挥家乐团最重要的武器,就像最成功的者,总是把统一员工对工作的理解放在的第一位。

  一个乐团五大器乐组,几十种乐器,指挥当然不会什么都懂,遇上刺头乐手,就是不按你的意思来,这是最考虑指挥能力的时候。

  江湖传闻最厉害的汉斯里希特,有回排练中,号手说有一段乐句不可能吹出来,因为圆号是最难控制的乐器,换别的指挥可能就将就一下了,可大师二话不说,冲上前去,一把抄过圆号,完美地演绎了这段“不可能”的声音。

  当然,大部分情况下,指挥不可能样样都能亲自演示,他们真正“统治”乐团的武器,是他的听觉。

  指挥大师都能在十几种乐器的轰鸣声中,准确地找到少吹了半个音的小号手,慢了0.1秒的小提琴手。

  只有露了这几手,他才能要求乐手们反复尝试,找到他想要的音色音准、强弱效果。

  就像有时候者告诉下属“我要的是什么”,可下属一脸漠然:“这个不可能的”。如果者对自己工作结果理解不细,只能一脸蒙逼——到底他在糊弄我,还是真的不行?

  还有些指挥家把“明星效应”抓在手上,自己成了乐团的摇钱树,“能搞定客户的领导”同样能让下属信服。

  当然,指挥别人办事也是有限制的。指挥家自己可以对音乐追求无止境,但对乐团的一定有止境、有明确的标准。

  水至清则无鱼,自由是人的天性,员工对于任何都有一种本能的对抗。只有恰到好处的,才是最好的。

  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在距福城桃源小区二期工程约50米的司马路,58岁的建筑老板周万明被杀害。事发地属于新开发区域,平时过往的行人、车辆不多。

  11月19日,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刑侦大队民警陈明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当天上午,周万明的女婿李某走出工地,看见岳父的车子停在路旁,而车门没关。他走到车前,发现周万明一动不动地倒在车内,“流了很多血”。

  据陈明介绍,周万明头部受伤。“用器械打伤的,”陈明说,“具体的鉴定还没出来,我们只能称‘器械’。”点这免费下载施工技术资料

  周万明的老家在安仁牌楼乡彭源村。澎湃新闻记者在村里看到,2015年建成的彭源公堂(祠堂)里,贴着红色的“功德榜”,上面显示,周万明捐款334880元。在许多村民眼里,“有钱人”周万明为人很好,热心公益事业。

  “他以前吃了不少苦。”村民曹兰香介绍,周万明7岁时父亲去世,他长大成人后,接替继父到郴州一家建材厂上班。企业改制后,周万明办过陶瓷厂,十年前开始承包建筑工程。

  2016年,周万明承包了郴州福城桃源小区的一些工程。该项目开发商、郴州市桃源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李菲(化名)记得,周万明有次来找公司领导,穿一双沾着泥巴的雨鞋,戴一个草帽,衣袖摞起,皮肤晒得很黑。

  “我看他不像老板,还以为是工地上做事的人。”在李菲印象中,周万明“很有实力”,但为人低调。

  据彭源村村民介绍,周万明的儿子有先天性残疾,生活无法自理;女儿前些年出嫁,亲家也是建筑商。

  案发后警方迅速展开调查,曾承包周万明部分工程项目的包工头颜昌勇被锁定为嫌疑对象。办案民警陈明分析,颜昌勇是在郴州作案后逃离现场,驾车回到安仁后自杀。

  据陈明介绍,案发当天,一名姓黄的男子与颜昌勇一起到工地寻找周万明,该男子当晚在郴州火车站被抓,警方现以涉嫌故意伤害致死予以刑拘。目前此案仍在调查之中。

  颜昌勇的姐夫李五生说,涉案的黄姓男子外号“三毛”,是曾在颜昌勇手下做事的木工。

  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是以圣人之治,空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nb

  还有一个经典的问题: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比如音乐会上,乐手们人手一本乐谱,但每个人的乐谱都是不一样的,只有自己乐器的分谱,换句话说,他们只要记住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只有指挥才有一份总谱,整个乐曲大到结构和声、小到每一个细节的强弱音色,全部牢牢地印在他的脑子里。

  一个部门或公司的者同样如此,每一个人各司其职,只对自己的绩效负责,唯有者对整体负责。

  首先,这是不可能办到的。每一种乐器都有出场的前后顺序,乐谱上可不会告诉你,几分几秒轮到你干活了。

  这时,乐手有两个办法,比如一个大号手想知道什么时候吹第一个音符,就要听弦乐组的信号。而这种配合,想要做到时间、音色和强弱的精准,又要靠排练时指挥的控制力。

  不过,音乐除了准确,主要靠临场微妙的变化,想要达到指挥想要的效果,大号手就要用第二个办法:差不多的时候,眼角余光注视指挥,一看见指挥给的手势信号,再猛吸一口气,干活。

  指挥的这个手势可不好给,因为要考虑到每一种乐器的准备时间,和乐手此时的情绪,比如大号手需要相当饱满的呼吸,才能让他吸上一口大气,发出第一个坚决的音符。

  乐手与指挥之间的配合,非常短暂,所以我们才会有“乐手从来不看指挥”的错觉。

  和指挥还有一个共同点——要借助他人来实现自己目标,就算再不满意,也不能越俎代庖。

  一个交响乐团有几十上百人,差不多一个中型公司的规模,除第一小手提琴手勉强算是个中层干部之外,其他人的地位都差不多,算是经典的“扁平化”。

  指挥“”乐团,首先靠的是对作品的理解。统一认识很重要——就算是最为人熟知的莫扎特贝多芬,也是人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但在这里,只有指挥的理解是唯一的权威。

  据说指挥家伯恩斯坦对于演奏技术的了解并不是一流的,但他对音乐有独到的理解,所以纽约爱乐乐团的顶级演奏家还是对他言听计从,努力去实现这位大指挥家“再创作”的经典。

  诠释作品,并帮助乐手们提升对音乐理解层次,还能提高乐团的整体水平——这是指挥家乐团最重要的武器,就像最成功的者,总是把统一员工对工作的理解放在的第一位。

  一个乐团五大器乐组,几十种乐器,指挥当然不会什么都懂,遇上刺头乐手,就是不按你的意思来,这是最考虑指挥能力的时候。

  江湖传闻最厉害的汉斯里希特,有回排练中,号手说有一段乐句不可能吹出来,因为圆号是最难控制的乐器,换别的指挥可能就将就一下了,可大师二话不说,冲上前去,一把抄过圆号,完美地演绎了这段“不可能”的声音。

  当然,大部分情况下,指挥不可能样样都能亲自演示,他们真正“统治”乐团的武器,是他的听觉。

  指挥大师都能在十几种乐器的轰鸣声中,准确地找到少吹了半个音的小号手,慢了0.1秒的小提琴手。

  只有露了这几手,他才能要求乐手们反复尝试,找到他想要的音色音准、强弱效果。

  就像有时候者告诉下属“我要的是什么”,可下属一脸漠然:“这个不可能的”。如果者对自己工作结果理解不细,只能一脸蒙逼——到底他在糊弄我,还是真的不行?

  还有些指挥家把“明星效应”抓在手上,自己成了乐团的摇钱树,“能搞定客户的领导”同样能让下属信服。

  当然,指挥别人办事也是有限制的。指挥家自己可以对音乐追求无止境,但对乐团的一定有止境、有明确的标准。

  水至清则无鱼,自由是人的天性,员工对于任何都有一种本能的对抗。只有恰到好处的,才是最好的。

  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在距福城桃源小区二期工程约50米的司马路,58岁的建筑老板周万明被杀害。事发地属于新开发区域,平时过往的行人、车辆不多。

  11月19日,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刑侦大队民警陈明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当天上午,周万明的女婿李某走出工地,看见岳父的车子停在路旁,而车门没关。他走到车前,发现周万明一动不动地倒在车内,“流了很多血”。

  据陈明介绍,周万明头部受伤。“用器械打伤的,”陈明说,“具体的鉴定还没出来,我们只能称‘器械’。”点这免费下载施工技术资料

  周万明的老家在安仁牌楼乡彭源村。澎湃新闻记者在村里看到,2015年建成的彭源公堂(祠堂)里,贴着红色的“功德榜”,上面显示,周万明捐款334880元。在许多村民眼里,“有钱人”周万明为人很好,热心公益事业。

  “他以前吃了不少苦。”村民曹兰香介绍,周万明7岁时父亲去世,他长大成人后,接替继父到郴州一家建材厂上班。企业改制后,周万明办过陶瓷厂,十年前开始承包建筑工程。

  2016年,周万明承包了郴州福城桃源小区的一些工程。该项目开发商、郴州市桃源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李菲(化名)记得,周万明有次来找公司领导,穿一双沾着泥巴的雨鞋,戴一个草帽,衣袖摞起,皮肤晒得很黑。

  “我看他不像老板,还以为是工地上做事的人。”在李菲印象中,周万明“很有实力”,但为人低调。

  据彭源村村民介绍,周万明的儿子有先天性残疾,生活无法自理;女儿前些年出嫁,亲家也是建筑商。

  案发后警方迅速展开调查,曾承包周万明部分工程项目的包工头颜昌勇被锁定为嫌疑对象。办案民警陈明分析,颜昌勇是在郴州作案后逃离现场,驾车回到安仁后自杀。

  据陈明介绍,案发当天,一名姓黄的男子与颜昌勇一起到工地寻找周万明,该男子当晚在郴州火车站被抓,警方现以涉嫌故意伤害致死予以刑拘。目前此案仍在调查之中。

  颜昌勇的姐夫李五生说,涉案的黄姓男子外号“三毛”,是曾在颜昌勇手下做事的木工。

  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是以圣人之治,空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nb

  还有一个经典的问题: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比如音乐会上,乐手们人手一本乐谱,但每个人的乐谱都是不一样的,只有自己乐器的分谱,换句话说,他们只要记住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只有指挥才有一份总谱,整个乐曲大到结构和声、小到每一个细节的强弱音色,全部牢牢地印在他的脑子里。

  一个部门或公司的者同样如此,每一个人各司其职,只对自己的绩效负责,唯有者对整体负责。

  首先,这是不可能办到的。每一种乐器都有出场的前后顺序,乐谱上可不会告诉你,几分几秒轮到你干活了。

  这时,乐手有两个办法,比如一个大号手想知道什么时候吹第一个音符,就要听弦乐组的信号。而这种配合,想要做到时间、音色和强弱的精准,又要靠排练时指挥的控制力。

  不过,音乐除了准确,主要靠临场微妙的变化,想要达到指挥想要的效果,大号手就要用第二个办法:差不多的时候,眼角余光注视指挥,一看见指挥给的手势信号,再猛吸一口气,干活。

  指挥的这个手势可不好给,因为要考虑到每一种乐器的准备时间,和乐手此时的情绪,比如大号手需要相当饱满的呼吸,才能让他吸上一口大气,发出第一个坚决的音符。

  乐手与指挥之间的配合,非常短暂,所以我们才会有“乐手从来不看指挥”的错觉。

  和指挥还有一个共同点——要借助他人来实现自己目标,就算再不满意,也不能越俎代庖。

  一个交响乐团有几十上百人,差不多一个中型公司的规模,除第一小手提琴手勉强算是个中层干部之外,其他人的地位都差不多,算是经典的“扁平化”。

  指挥“”乐团,首先靠的是对作品的理解。统一认识很重要——就算是最为人熟知的莫扎特贝多芬,也是人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但在这里,只有指挥的理解是唯一的权威。

  据说指挥家伯恩斯坦对于演奏技术的了解并不是一流的,但他对音乐有独到的理解,所以纽约爱乐乐团的顶级演奏家还是对他言听计从,努力去实现这位大指挥家“再创作”的经典。

  诠释作品,并帮助乐手们提升对音乐理解层次,还能提高乐团的整体水平——这是指挥家乐团最重要的武器,就像最成功的者,总是把统一员工对工作的理解放在的第一位。

  一个乐团五大器乐组,几十种乐器,指挥当然不会什么都懂,遇上刺头乐手,就是不按你的意思来,这是最考虑指挥能力的时候。

  江湖传闻最厉害的汉斯里希特,有回排练中,号手说有一段乐句不可能吹出来,因为圆号是最难控制的乐器,换别的指挥可能就将就一下了,可大师二话不说,冲上前去,一把抄过圆号,完美地演绎了这段“不可能”的声音。

  当然,大部分情况下,指挥不可能样样都能亲自演示,他们真正“统治”乐团的武器,是他的听觉。

  指挥大师都能在十几种乐器的轰鸣声中,准确地找到少吹了半个音的小号手,慢了0.1秒的小提琴手。

  只有露了这几手,他才能要求乐手们反复尝试,找到他想要的音色音准、强弱效果。

  就像有时候者告诉下属“我要的是什么”,可下属一脸漠然:“这个不可能的”。如果者对自己工作结果理解不细,只能一脸蒙逼——到底他在糊弄我,还是真的不行?

  还有些指挥家把“明星效应”抓在手上,自己成了乐团的摇钱树,“能搞定客户的领导”同样能让下属信服。

  当然,指挥别人办事也是有限制的。指挥家自己可以对音乐追求无止境,但对乐团的一定有止境、有明确的标准。

  水至清则无鱼,自由是人的天性,员工对于任何都有一种本能的对抗。只有恰到好处的,才是最好的。

  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之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每一个离开家乡与家人在外打拼的人,都不容易,没什么,世上安得两全法,奋斗的路上靠的就是坚韧与毅力,逼出来的坚强,忍出来的性格,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强大。

日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