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博 > 新闻中心 >

公租房开麻将馆怎屡禁不绝 长沙多处公租房存被转租经营乱象

作者:日博; 来源:日博官网; 更新时间:2019-09-05 点击:

  3月24日下午,粟塘小区一公租房内没有住人,其中三台麻将机边坐满了人。组图/本报记者

  3月28日下午,山水新城一公租房内设麻将馆,同时还经营南食店,屋外张贴提示“本栋政府产权,严禁转租转借”。

  从2014年起,各地公租房和廉租房并轨运行,并轨后统称为公共租赁住房。按照规定,这类公租房严禁转租转借,也不得改变住房用途从事经营活动。

  但是长沙4个小区内的公租房,被举报开设有麻将馆。潇湘晨报记者走访这些小区发现,情况确实存在。其中,粟塘小区作为全省最大的公租房小区,开设有30余家麻将馆。

  公租房作为低收入人群的保障住房,是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推出的惠民举措,严禁转租转借,不得从事开设麻将馆等经营活动。

  近日,长沙市12345市民服务热线”热线)通报称,接到多起谷山庭苑、山水新城、粟塘小区和诚兴园等小区公租房被转租经营麻将馆的问题,该行为侵害了低收入人群住有其所的权利。

  3月24日起,潇湘晨报记者走访上述四个小区发现,公租房被转租经营的乱象普遍存在。其中,作为全省最大公租房小区——粟塘小区内开设麻将馆30余家,原本每月40余元的租金涨至20倍。

  3月24日下午,记者走访粟塘小区发现多处宣传语:请勿转租转借或擅自调换公租房;请勿在公租房内从事开设麻将馆等经营或者违法活动;从严治理、必须坚决取缔。每栋公租房入口显眼处也提示,“本栋政府产权,严禁转租转借”。但有承租户形容称,“几乎每一栋都有麻将馆”。记者连续数日走访证实,该说法不为过,当暗访摸排至第9家麻将馆时,多名承租户肯定地说,“起码有60家”。

  为吸引牌友上门,麻将馆大多位于一楼四五十平方米的屋内,摆放一到四台麻将机。走访的9户中,“廉12栋3楼”、“廉7栋1楼”两家不见床铺,三台麻将桌都人员爆满,玩法以转转麻将为主,茶水费每人收5元、10元,搓麻将人员年龄从四十多岁起,上到七八十岁的老人。

  廉12栋3楼一户麻将馆内,收费的汪姓男子并非承租户,他否认转租并解释称:“房主服刑中,平时没人住,由同住一个小区的弟弟打理,我是帮忙照看一下。”另外8户,均称在自家屋内开设麻将馆,理由也差不多:“一身病痛,不搞麻将馆怎么生活?”“我是特困户,没办法”……

  见有人调查麻将馆,有牌友神情激动,站在房主立场质问:“不让搞麻将馆,你来养他?”“你看咯,他一身的病,每个月吃几千块钱药。”大多数牌友表示:“都是老人,没地方去也没事做,打几块钱麻将纯属娱乐。”“都是吃低保的,这么多闲人,不让打麻将能干什么?”……也有牌友打抱不平:“不让他开,那就把整个小区的麻将馆都关了。”

  记者观察发现,年长的老人以娱乐为主,放炮2元自摸4元/人,稍年轻的赌资相对大些,放炮10元自摸20元/人。3月29日,记者以市民身份致电小区所属新聚园社区书记李琦,他在电话中澄清,“是有很多(麻将馆),去年上门统计有三四十家”。

  杨女士靠吃低保度日,在粟塘小区申请了一套公租房。去年6月,她想额外再租一套廉价房,经人介绍,联系上小区一陈姓男子,对方声称:“9栋有房主去世,房子没有腾退,我手上有钥匙。”几番沟通后,双方约定租金400元/月,中介费200元,按季度支付。

  杨女士一次性支付1400元,后因某方面原因她决定不租,双方为退费问题起纠纷。杨女士拨打110求助,由于没签合同也没打收条,最终只要回400元。无奈,她拨打“12345”热线日,杨女士告诉记者,住房保障部门已电话答复她,“处理了,房子收回”。

  记者以租房的名义在小区内四处打探房源,与廉7栋1楼麻将馆陈老板攀谈后,对方称有房源。“不熟的人,租户不敢转租。”她言下之意,在粟塘小区租房必须通过“中间人”,租金500元起。陈老板说,像她一楼的房源,“不放家具不摆床,别人可以开麻将馆,租金起码收八九百元”。至于中介费,她私下说:“要买两条芙蓉王烟。”

  记者初步调查发现,粟塘小区暂未发现有专职中介从事转租公租房房源的行为,一些承租户为了牟利,充当中介的角色,原本每月40余元的租金,被炒高20倍。3月26日下午,记者以市民身份来到“粟塘小区客服中心”反映麻将馆问题,工作人员答复说:“物业没有执法权,已经逐户清查并上报给住房保障部门。”

  “公租房是给低收入困难人群住的,不允许经营麻将馆,住房保障部门近期会整治。”李琦坦言,社区一直想整治这一乱象,“但因承租户没事做,所以比较难(治理)”。有关“中介”转租房源的问题他表示:“去年住房保障部门专门整治过。”

  公开资料显示,粟塘小区于2007年开发,由6栋多层住宅、27栋高层住宅等组成。去年10月,雨花区住房保障局发布信息:“小区入住4000余户,大多数为低收入居民,其中低保户达800余户,三无人员16人,且居民人口主要来自天心、开福、芙蓉和雨花区。”

  此后一个月,雨花区住保局、同升街道联合公安部门、城管部门对粟塘小区持续开展综合整治行动。整治行动重点对公租房用途经营麻将馆的行为进行排查建档,对违法违约行为进行批评教育,对于涉嫌赌博的依法予以取缔。

  去年12月,雨花区住保局委托粟塘小区物业上门,清查“转租转借、擅自改变公租房用途等违规违约行为”。一个月后,该局通报联合物业公司对包括粟塘小区在内的全区公租房入户调查情况:“已上户清查750余户,下发消防安全公告750余户,下发整改通知书71户。此次入户调查主要目的是严查违规转租、转借行为等,对存在这一行为及不再符合公租房审批资格的住户,坚决进行清退,促进公租房再分配。”

  一份“关于在粟塘小区开展违法违规行为专项整治的通告”写道:经群众举报,小区内有吸毒、贩毒、“地下六合彩”、违规转租转借及改变公租房用途等违法违规行为,同升街道将联合相关执法部门整治,落款时间“2018年10月11日”,但未加盖公章,宣称的整治时间与上述雨花区住保局“为期一月的综合整治行动”相吻合。

  经李琦证实,这份“通告”系社区张贴,他答复说:“居住在小区的人来自长沙市四面八方,有一部分是刑满释放人员。原来抓过很多吸毒的,去年专项整治后好多了,但不排除还有这样的现象。”记者注意到,上述“通告”中提及,违规转租转借、改变用途的租户,住房保障部门将依法取消配租资格。

  多位市民向长沙市“12345”热线举报:“岳麓区谷山庭苑小区9栋××房是廉租房,长期转租给他人经营麻将馆。”3月27日下午,这间屋内没有床铺,四桌麻将机坐满了人,见有人调查,一名肖姓男子连忙道“明天就不搞了”,他自称承租户的表弟,“房主(表哥)一直在外面疗养,我就帮忙照看一下,人刚从外地回来了”。

  谷山庭苑小区8栋1楼,另有三家麻将馆,记者询问牌友被告知“房主不在”。这里,自摸一把多的也是20元/人。物业工作人员说,小区就8、9两栋公租房,对于这几家麻将馆他直言:“是个顽疾,受利益驱使,就是处理了也可能死灰复燃。”

  3月28日下午,记者随机走访被举报的诚兴园小区,7栋公租房中初步发现有5家麻将馆,茶水费、玩法、赌资、承租户和牌友的说法与前述两个小区差不多。在山水新城小区,4栋公租房中,仅在2栋1楼发现一家麻将馆,里面有两桌麻将机,这里还是一个小卖部。57岁承租户刘先生称,“身患癌症,全身十多种病,开麻将馆也是没办法”。

  有市民向“12345”热线栋某间房违规转租,记者来到该房发现,门上张贴了“告知书”写着:经查,累计欠缴33个月租金1617元,物管费720元。岳麓区住保局及物业工作人员多次上户准备当面告知政策、督促整改,但均无人在家且无法得知联系方式,于3月25日启动房屋腾退收回程序。

  3月20日,“12345”热线对外通报二月份情况,“黄牌预警”专栏提及,接到多起谷山庭苑、山水新城、粟塘小区和诚兴园等小区公租房被转租经营麻将馆的问题,涉及岳麓区、雨花区和开福区,市民来电前已向各区反映过情况,但各区相关部门仅下达限期整改通知书,或要求租户出具承诺书,甚至有住户承诺“只办一桌麻将”,转租问题仍然反复出现。

  公租房作为城市低收入居民家庭的保障住房,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转租行为严重侵害了城市低收入家庭在城市住有其所的权利。“12345”热线建议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加大专项检查力度,强化失信惩治措施,遏制公租房转租的乱象,让真正需要的群众受益。

  日前,长沙市机构改革后,取消长沙市住房保障服务局,相关职能已划至长沙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3月29日,记者以市民身份将调查掌握的情况反映给该局住房管理处,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公租房绝不允许转租经营麻将馆,“一直在整治,但是没有后续政策作为保障,力度不是很大”。

  根据相关规定,从2014年起,各地公租房和廉租房并轨运行,并轨后统称为公共租赁住房。《长沙市公共租赁住房后续管理实施细则》(长住保发〔2015〕9号)第四条“退出管理”,承租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腾退(退回)公租房:转借、转租或者擅自调换所承租公租房的;改变所承租公租房用途的;无正当理由累计6个月以上拖欠租金的……第七条“监督管理”规定:市、区住房保障部门要通过群众举报、入户调查、监督检查等方式,加强公共租赁住房后续管理;工作人员在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工作中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贪污受贿的,依法追究其责任;构成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长沙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公共租赁住房的工作意见》(长政发〔2017〕17号)规定,保障对象有前述违规情形之一的,由市住房保障部门取消其公租房保障资格,停发租赁补贴或者责令限期腾退公租房,纳入公租房管理档案和个人信用联合征信系统,并在5年内不得申请住房保障。承租人未按期腾退的,按照市场租金水平缴纳租金;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依照《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由市住房保障主管部门依法处理;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律师分析认为,较大的经济收益,驱使承租户铤而走险违规出租公租房,而在房子分配过程中以及分配后,对于使用者的监管存在盲区,则是导致保障房违规出租、改变住房用途等屡禁不止的一个重要原因。他指出,有关保障性住房前述问题得不到有效治理,实际上是占用了绝大多数纳税人的资源。

  刘明说,针对群众关心的赌博行为和群众娱乐活动如何区分的问题,要看是否从中抽头获利,构成赌博罪客观上以“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以赌博为业”三种行为为限;看彩头量的多少,根据个人、地区经济状况及公众接受的消费水平而定;从主观方面看,是否以营利为目的,它是构成赌博罪的主观要件;而群众娱乐以休闲消遣为目的,从主体上看,群众娱乐多是家庭成员、亲朋好友间进行。

日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