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博 > 新闻中心 >

搞房地产换将帅 身后还有百亿债务 太极路在何方?

作者:日博; 来源:日博官网; 更新时间:2019-11-08 点击:

  2019年10月23日,太极集团发布了2019年的3季报,公司2019年1至9月实现营业收入89.91亿元,同比增长16.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4亿元,同比下降15.46%,但扣非净利润实现0.79亿元,同比上升4.43%,公司每股收益为0.22元。

  上市22年,太极集团的净利润水平却起起伏伏,长期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太极集团1998年公司当期净利润为1.27亿元,但2018年,公司净利润却仅有0.89亿元,而2019年3季度也只有1.24亿元。

  此外,在过去10年的时间里,竟然有8年扣非后的净利润是负数。拿2018年来说,太极集团的营业收入有107亿,但是扣非净利润是-8400万。

  据悉,太极集团成立于1993年11月18日,是以四川涪陵制药厂为主体进行改制而组建的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于1997年10月2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注册资本为25260万元,拥有重庆桐君阁股份有限公司、西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太极集团重庆涪陵制药厂有限公司等39家控股子公司。

  对业务板块细分看,在医药商业领域,太极集团旗下太极大药房直营门店达到了300余家、太极大药房连锁加盟门店总数达到了2000余家,太极集团整体拥有药房数量达到10000家。

  “为什么追我”、“我要急支糖浆”这两句广告大家应该是耳熟能详的了,急支糖浆是太极集团的王牌产品之一,年销售额过3个亿;另外我们中暑要喝的藿香正气水也出自太极集团,年销售额超过10个亿。

  藿香正气口服液作为太极集团的王牌产品,多年销售过10亿。另一只王牌产品急支糖浆2018年销售也过3亿。但细观之下,这两只核心产品2018年销量都有不同程度的降低。

  销售费用吃掉了近一半的营业利润。太极2018年销售费用中占比最大的是广告宣传促销费和市场维护开拓费,分别是22.25%和52.17%。太极集团把钱主要拿来做市场推广和营销了。

  过去几年,太极集团也在转变发展战略,积极布局大健康领域以实现业绩增长。曲美、太极水和冬虫夏草被认为是太极集团谋求转型的重要项目。

  2010年,“曲美减肥胶囊”被印证为了一个失败的产品。因“曲美减肥胶囊”含有西布曲明这个被认为可能增加严重心血管风险的成分,太极集团停止了曲美的市场销售,并全国召回全部退赔。此次召回事件让太极集团受到重创,导致上市以来首次净亏损1.72亿元。

  经历减肥市场的失败后,太极集团又把目光投向了饮料行业。2015年6月,承载太极集团转型重任的太极水推出,太极水销售采用会员制方式,定价11.99元/罐,购买500罐成为会员,享受6元/罐的会员价,销售渠道主要为药店和各地经销商。

  太极集团一开始就制定太极水五年实现100亿元的销售额目标。但据太极养生医馆网站2017年8月11日的销售数据显示,太极水总销量为61098罐,售价为2880元的太极水钻石卡总销量为16932张,如此粗略计算,太极水销售额离100亿元的目标相差甚远。

  太极集团又将希望寄托在冬虫夏草项目上,但太极集团的虫草梦同样“骨感”。项目还未铺开便遭到上交所问询,原因是公告中描述冬虫夏草野生抚育项目基本情况时使用“突破性”、“极大”等修饰词形容,有“广告式公告”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月22日,九州通宣布投资3.6亿元认购太极集团非公开发行股份2343.75万股,占太极集团发行后股份总数的4.21%,成为太极集团第二大股东。九州通为中国医药商业领域具有全国性网络的少数几家企业之一,持股太极集团后形成利益协同关系。

  6月25日重庆市药监局公示了2019年行政执法案件信息公开表药械化部分,表格内容中公开了对16家药企的行政处罚决定以及违法事实。

  产品质量一直是制药企业的命脉,太极集团虽有藿香正气液、急支糖浆、通天口服液等多款耳熟能详的产品,但其产品接二连三被爆质量问题,声誉遭到严重损害,让原本经营不佳、转型失败的太极集团更是雪上加霜。

  10月23日,太极集团发布公告,拟处置集团持有的位于成都市双流区66亩闲置房地产资产,评估价值约8.82亿元。

  太极集团表示,为处置该项资产,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太极集团重庆涪陵制药厂有限公司(涪药司),拟以拥有的房地产经评估后分别出资6388万元及3612万元,组建成都新衡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太极集团实际拥有该公司100%的股权。

  作为一家传统制药企业,太极集团为何要成立房地产公司?公司表示,成都新衡生的主要业务就是处置上述土地资源,处置的目的还是“专注和做大做强医药主业发展”。

  不过从太极集团的近日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15.46%。显然,处置价值8亿多的闲置房地产资产,无疑将为公司带来一笔丰厚收益。

  Wind数据显示,在告别连续六年高于80%的资产负债率后,太极集团这一指标终于在2018年年末和2019年一季度末分别回落至74.52%和74.38%,但在制药指数(882240.WI)176家成份股同期排名中高居第二位。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太极集团流动负债合计79.9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达29.67亿元,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29.4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则为3.22亿元。

  截至2019年6月18日收盘,太极集团10.93元/股价格较52周高点下挫近四成。

  A股医药公司存在高销售费用一直是个问题,而研发投入少更是降低了投资者的信心。太极集团财务报表显示,2015至2017年,该公司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0.48%、0.68%和0.77%。

  太极集团近几年应收账款和存货数值不断攀升。2015年该公司应收账款为8.297亿元,到了2018年前三季度已增长至15.20亿元。同时,该公司存货从17.26亿元增长至27亿元。

  众所周知,一旦存货或者应收账款计提坏账,这将对公司业绩造成影响。但中访网在翻阅太极集团2018年半年报时,尚未找到详细解释。

  高销售低研发、应收账款、存货激增、产品质量等等问题爆发之后,2019年,6月中旬,太极集团发布公告,公司董事、董事长白礼西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及委员职务,同时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公司其他职务。同时,太极集团董事、总经理李阳春增补为太极集团董事。

  在这样的局势下,不论是否如公开所说“专注和做大做强医药主业发展”, 走马上任的李阳春,面前摆着的并非一条康庄大道。

日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