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博 > 新闻中心 >

建筑离了他们玩不转?一文带你解码神秘的结构工程师

作者:日博; 来源:日博官网; 更新时间:2019-12-12 点击:

  建筑大师王澍是建筑界诺贝尔奖——普利兹克奖的首位中国得主,他设计的建筑融入中国古典意境,受到世人普遍称赞。

  而王澍的建筑美学焕发光彩,离不开一个金牌辅助——结构工程师。因为这个职业比较冷门且专业,了解的人并不多。直到《越狱》热播,米勒用打蛋器在墙上钻出小洞,借助这几个小洞毁掉承重墙,结构工程师这一职业才开始被大众了解。

  只有结构师可以越狱,即使是一颗很普通的螺丝,在结构工程师眼中就是所有数据,这就是结构的魅力。

  33岁的结构工程师徐勇毕业于土木名校东南大学,已经从业九年,谈到《越狱》时他双眼直冒星光,兴奋得说个不停。

  初见徐勇时,藏青色衬衫套着件灰色毛衣,戴着副眼镜,温文尔雅,有着还算茂密的头发(据说结构工程师的秃头率不亚于程序员),身上有着浓重的民国风韵和匠人气息。

  和大多数同行一样,徐勇也很苦恼,因为身边很少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随便在街上问一个路人,结构工程师是什么,几乎都回答不上来。亲戚知道我是搞建筑的,经常找我设计大门,或者咨询室内装修,真的很无奈。

  徐勇介绍道,建筑设计师一般个性十足、天马行空,更多考虑的是美观,有些设计可能会违背力学原理。而结构工程师就是用力学、数学、土力学、材料学、流体学甚至电工等知识,绘制建筑骨架,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实现建筑师的设计。

  两者分工的不同,带来双方的相爱相杀。如果项目是孩子,我们结构师就是爸爸,建筑师则是妈妈。妈妈关注孩子是否漂亮,爸爸则关注孩子是否身强体壮,两者争执在所难免。不过如果孩子出息了,我们脸上都有光。

  徐勇表示,他们会尊重建筑设计师丰富的空间想象力,调动自己所有的知识体系,让建筑在安全经济的情况下实现完美造型。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尽量不跟他们说不可能。

  说起自己的职业,徐勇一脸骄傲,认为结构工程师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职业之一,但同时他也笑着自嘲,说自己也挺怂的。房子出了安全问题第一个找的就是我们,我们的项目是终身责任制,所以做梦都在想这个房子有没有安全问题。

  如果让徐勇形容自己的年度关键词,他会不假思索地回答超限(超过规范常规要求限制的高层建筑)。这一对外人很陌生的词汇,却是折磨他们很久的存在。

  如今流行高层建筑,但楼层越高体型越复杂,应对刮风、下雪、地震的要求就越高,其中抗震超限审查是最复杂、最困难的。

  太原苏宁广场项目是徐勇接手负责的第一个超限项目,刚拿到的时候他非常兴奋,毕竟每一个结构工程师都有着超限的梦。其实这个项目没有特别难,但因为是第一次做,各种流程环节都需要摸索,不断修改。那段时间头发都要白了。

  做完这个项目,徐勇感觉像被扒了一层皮,但也很有收获和成就。从这个项目开始,徐勇带着团队攻下了一个个更复杂、更大型的项目,苏宁置业也跻身中国商业地产5强,综合实力也获权威认证。

  2019年1月19日,徐勇团队蝉联了苏宁年度优秀团队奖,他在朋友圈记录下这样一段文字:或许旁人看到的是成绩,其实更多的是没日没夜的执著。我们不断追求设计的本源,更懂得需求的价值。苏宁设计所slay。

  今年,徐勇团队接到了一个更大的挑战——南京仙林苏宁广场。整个项目52万方,是苏宁业态最全、渠道最新的智慧零售商业模式创新优化中心。

  这个项目从地下结构的基岩溶洞到地上结构的抗震超限,再一次刷新了整个团队对于难度的认知。一个地块勘探从200多个点增加到近1000个点,勘探报告审查修改N遍,多次进行专家会审,这些对于徐勇来说都是第一次。项目期间,本就微瘦的他又瘦了8斤。

  基础技术图纸及分析在政府机构审查结果出来的那天,他等待了整整一天,看到通过两个字时,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做技术如此痛苦又如此有趣,太折磨人了。但看到结果,也对得起一起熬夜秃头的团队了。

  徐勇说,他现在都有职业病了,旅游时遇到各种现象都能和结构挂钩。比如滑雪时谈到雪崩,他就会想到土体中的假想破裂面和下滑力。没办法,控制不住,很容易就联想起来了。

  采访最后,笔者问徐勇,如果不做结构工程师了,还会做什么。他说真不知道,因为热爱,且正在路上。

日博